本案是否属无效婚姻
作者: 王忠汉     发布时间: 2006-08-02 15:50:28
    一、案情回放

    2004年2月20日,原告黄亚兰(女,1985年4月15日出生)与被告刘俊(男,1980年1月8日出生,现下落不明)自愿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因原告黄亚兰当时未达法定婚龄,即借用黄秀丽的户口本,以黄秀丽的身份与刘俊办理婚姻登记手续,领取了结婚证,该结婚证上的照片为原、被告,而姓名则登记为黄秀丽和被告刘俊。同年3月8日,原、被告按照当地风俗举行了婚礼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在共同生活期间,原、被告未生育子女。其间,因性格不合,俩人常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2005年8月,俩人正式分居。2006年3月7日,原告黄亚兰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被告刘俊离婚。

    二、涉及的法律问题

    2003年10月1日施行的《婚姻登记条例》删除了原《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25条的规定,即申请婚姻登记的当事人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应当撤销婚姻登记,对结婚、复婚的当事人宣布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结婚证,对离婚的当事人宣布其解除婚姻关系无效并收回离婚证,并对当事人处以200元以下的罚款。然而,弄虚作假、骗取婚姻登记的当事人,在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解除婚姻关系时,双方已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应如何处理?《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未作明确规定,以致在处理这类案件时意见不一。

    三、处理意见

    对本案的处理,存在多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原告因未到法定婚龄而借用他人身份骗取结婚证,应宣告其婚姻无效。本案应以婚姻无效纠纷来处理。

    第二种意见认为,冒名登记错误的出现,是婚姻登记审查不严造成,应由婚姻登记机关撤销该婚姻,宣告该结婚证作废。

    第三种意见认为,原告未以真实身份与被告进行婚姻登记,因此,不能认定原、被告在形式上已经婚姻登记并取得结婚证书,双方系同居关系。

    第四种意见认为,原、被告自愿到婚姻登记机关登记结婚,符合《婚姻法》第八条“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的规定。婚姻登记机关经审查后,为原、被告办理了结婚登记,并向原、被告颁发了结婚证,该结婚证上的照片亦为原、被告。原告黄亚兰虽当时未达到婚龄,但该情况现已消失,因此,本案应以离婚纠纷来处理。

    笔者同意第四种意见。

    四、法理分析

    ⒈无效婚姻制度写入我国《婚姻法》,是一件重要而有意义的事情。但是,也要认清这样一个现实,即我国《婚姻法》对无效婚姻所包含的情形是法定的。《婚姻法》第10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㈠重婚的;㈡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㈢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㈣未到法定婚龄的。可见,立法者对适用无效婚姻的范围是限定的,除了这四种法定的情形之外,《婚姻法》上不再有第五种无效婚姻的情形。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㈠》第八条规定:当事人依据婚姻法第十条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提出申请时,法定的无效婚姻情形已经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规定表明,作为一种既存的社会关系,若“婚姻”已形成事实,并以此为基础向社会辐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