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因生意反目成仇 汉江法院32次调解化心结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01-14 11:13:36


   朋友因生意反目成仇 江汉法院32次调节解开误会

   12月30日上午,在武汉市打工的吴小兰赶早班动车来到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将一面印有“新时代的楷模 贴心为民好法官”的锦旗送至该院民一庭,她紧紧地握着承办法官高健的手,激动地说:“为了我三万元的欠款,法官们做了三十多次调解工作,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

   一番好意三万欠款

   吴小兰是一名缝纫工,多年来一直在武汉市以家庭作坊的方式从事服装加工。2011年10月,生意中认识的朋友谢凡找到吴小兰,表示愿意将一笔大生意,制作一批民族工艺的帽子交给她来做。吴小兰喜出望外,随即双方口头约定相关细节,及交货后一次性付款。吴小兰随即组织多名工人加班加点忙活了三个月,后将完成的帽子送到谢凡处交货。两天后,谢凡却告知吴小兰,交付的帽子与约定的款式不符。在多次向谢凡讨要工钱未果之后,吴小兰只得垫付了工人工资三万余元的,原本不宽裕的生活一下陷入困境。多次与谢凡沟通无效,吴小兰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在被告谢凡未到庭的情况下判决吴小兰胜诉,谢凡对判决结果不服,并以吴兰交付的产品不符合双方约定样式构成违约为由提出上诉。

   32次调解不言悔

   案件分到汉江中院民一庭,承办法官高健反复查阅一审卷宗后发现,就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吴小兰制作的帽子的确与约定的样式不符,但如简单判决支持谢凡上诉理由,不解开吴小兰心中的心结,不仅不利于矛盾的化解,反而可能成为激发更激烈矛盾的导火索。为理清案件的堵塞点,摸清双方心中真实想法,高健和合议庭其他法官先后32次往返武汉市和潜江市,分别赴吴小兰和谢凡处调查情况,同时做调解努力。在一次次调解过程中,高健发现吴小兰并未像谢凡认为的那样在制作过程中偷工减料或粗心大意,但最终帽子确实和约定的样式不符。法官们还发现,谢凡也不像吴小兰所认为的故意不支付劳动报酬,谢凡多次表示这笔生意是看在平日里和吴小兰关系,想照顾她才把风险小、利润高的生意交给她的,但吴小兰没有按约定履行,所以拒绝支付工钱。

   三年心结一朝化解

   制作的帽子与约定样式不符的原因,是当事人之间难以释怀的心结,也是难以达成和解的拥堵点。经法官安排的多次对比试验,吴小兰发现用其他布料能够做成约定样式的帽子,但用谢凡提供的材料却做不出来,但谢凡坚持认为原材料没问题,是吴小兰制作存在瑕疵。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高健了解到,谢凡其实也只是中间商,真正的委托方是一名香港商人,制作帽子的原材料也是由他提供。经过法官建议,双方同意对原材料进鉴定,最终鉴定结论是该批原材料在现有技术下确实无法制作成要求的样式。

   “我误会她了,没想到问题原来出在材料上。”在随后的调解中,谢凡向法官说,“高法官,你说得对,既然责任不在吴小兰,就不该让她承担责任。”吴小兰和谢凡很快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随后在银行完成了转账,多年的朋友也化解了恩怨。

   “工作确实累,但看见当事人释怀的笑容,身体的疲倦比不上心里的愉悦!”32次调解,终于为吴小兰讨回了拖欠三年的工钱,结案后高健在微信朋友圈中欣慰地说。(文中所涉人名均为化名)(王  青  汪舟帆)

   12月30日上午,在武汉市打工的吴小兰赶早班动车来到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将一面印有“新时代的楷模 贴心为民好法官”的锦旗送至该院民一庭,她紧紧地握着承办法官高健的手,激动地说:“为了我三万元的欠款,法官们做了三十多次调解工作,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

  一番好意三万欠款

   吴小兰是一名缝纫工,多年来一直在武汉市以家庭作坊的方式从事服装加工。2011年10月,生意中认识的朋友谢凡找到吴小兰,表示愿意将一笔大生意,制作一批民族工艺的帽子交给她来做。吴小兰喜出望外,随即双方口头约定相关细节,及交货后一次性付款。吴小兰随即组织多名工人加班加点忙活了三个月,后将完成的帽子送到谢凡处交货。两天后,谢凡却告知吴小兰,交付的帽子与约定的款式不符。在多次向谢凡讨要工钱未果之后,吴小兰只得垫付了工人工资三万余元的,原本不宽裕的生活一下陷入困境。多次与谢凡沟通无效,吴小兰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在被告谢凡未到庭的情况下判决吴小兰胜诉,谢凡对判决结果不服,并以吴兰交付的产品不符合双方约定样式构成违约为由提出上诉。

  32次调解不言悔

   案件分到汉江中院民一庭,承办法官高健反复查阅一审卷宗后发现,就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吴小兰制作的帽子的确与约定的样式不符,但如简单判决支持谢凡上诉理由,不解开吴小兰心中的心结,不仅不利于矛盾的化解,反而可能成为激发更激烈矛盾的导火索。为理清案件的堵塞点,摸清双方心中真实想法,高健和合议庭其他法官先后32次往返武汉市和潜江市,分别赴吴小兰和谢凡处调查情况,同时做调解努力。在一次次调解过程中,高健发现吴小兰并未像谢凡认为的那样在制作过程中偷工减料或粗心大意,但最终帽子确实和约定的样式不符。法官们还发现,谢凡也不像吴小兰所认为的故意不支付劳动报酬,谢凡多次表示这笔生意是看在平日里和吴小兰关系,想照顾她才把风险小、利润高的生意交给她的,但吴小兰没有按约定履行,所以拒绝支付工钱。

  三年心结一朝化解

   制作的帽子与约定样式不符的原因,是当事人之间难以释怀的心结,也是难以达成和解的拥堵点。经法官安排的多次对比试验,吴小兰发现用其他布料能够做成约定样式的帽子,但用谢凡提供的材料却做不出来,但谢凡坚持认为原材料没问题,是吴小兰制作存在瑕疵。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高健了解到,谢凡其实也只是中间商,真正的委托方是一名香港商人,制作帽子的原材料也是由他提供。经过法官建议,双方同意对原材料进鉴定,最终鉴定结论是该批原材料在现有技术下确实无法制作成要求的样式。

   “我误会她了,没想到问题原来出在材料上。”在随后的调解中,谢凡向法官说,“高法官,你说得对,既然责任不在吴小兰,就不该让她承担责任。”吴小兰和谢凡很快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随后在银行完成了转账,多年的朋友也化解了恩怨。

   “工作确实累,但看见当事人释怀的笑容,身体的疲倦比不上心里的愉悦!”32次调解,终于为吴小兰讨回了拖欠三年的工钱,结案后高健在微信朋友圈中欣慰地说。(文中所涉人名均为化名)(王  青  汪舟帆)



编辑:
文章出处: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媒体聚焦